被迫组织搬家

中午的时候,我们经历了搬家这件事情基本上都是我来组织的,不得不说我经历了很多,也收获了很多。晚上回去累得只想睡觉。

起初我一直觉得这件事情我是身为一个做技术的,心里很排斥被安排这样的工作,负责这件事。在前一天的时候,我联系了一个搬家公司,和司机确定第二天的时间,以及要用几次等基本的一些问题。到后来,心态端正,接收并主动承担起搬家这一重任,哈哈O(∩_∩)O!

不过,感谢大家帮助才得以顺利完成搬家。虽然感谢是客套话,但是也不能免俗。

第二天上午,因为前一天老板的要求,上午很早就到了,然后跟另一个同事一起去了新公司的所在地,然后作为监工呆在那里看装修工进行电源线以及网线的安装。快到中午饭点的时候,大家一起吃饭,再次回到旧公司的楼下食堂吃完饭之后又开始整理我自己的东西,基本上打包收拾好之后我便离开了。等到下午我再去的时候,发现公司里的一些东西,细碎的东西不见了,询问得知是因为一些同事已经把这些东西带到了新公司,同时他们肯定也站好了自己的位置。

但是等了半天不见他们人心里有些着急,因为快到了货车司机要来的时间。我找了一个借口说司机还有十分钟就到了,他们赶快来先搬东西到楼下,以便带司机师傅到来,否则他们肯定不来,等司机来了就晚了。

感觉整个过程一开始没人管理,胡乱做一团,既然我想自己是叫司机师傅来拉东西的,那还是由我组织大家来进行这次搬家。司机师傅快到了,或者说快到门口的时候,我这里又不方便下楼,有些东西还没收拾好,我就让一个同事A去跟司机师傅联系。让他确定和司机师傅见面的地方以及我们在哪里搬东西。

在这个期间我让大家把东西打包好。都堆在了孵化器的门口。我看着大家,有的人坐在那里无所事事,走来走去,心里莫名有些着急,因为看见还有桌子上的很多东西散乱。没有人收拾,没有人搬东西,大家看着很忙碌,作为一个管理者,心里比较着急,为什么大家不去把这些东西收拾好呢?

有的同事呢,平时比较爱玩,或者说爱跟你开玩笑,我觉得我指派他完成一些任务,他可能不愿意听或者不接受,我就对另一位平时看着工作很认真的同学说你收拾一下那里,尽快把它打包好。我看到他去忙去收拾,心里很踏实,很安心,我想有的时候老板可能也是这样的感受吧!

刚刚说的下楼去找司机师傅的那位同学A,没有找到司机,这个猝不及防的电话让我心里有些烦,有些慌张。我把司机师傅的电话告诉他让他直接联系司机师傅,这是我先前没有把这个工作做好的缘故导致的。另外我也发现我一开始给司机师傅说在一楼等我们,但是这位同学坚持认为还是让司机师傅到负二层的停车场等我们可能更好一些。我后来觉得我当时让司机师傅在一楼等我们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但是我们已经有一些东西,搬到了一楼,这时候我心里特别懊悔。想着一会儿如果司机师傅从地下停车场上来的时候无法在一层等我们,这可怎么办?一层的同学又怎么办?

此时刚刚下去和司机联系的那位A同学打电话说他已经跟司机师傅联系了,但是没有见到司机师傅。这时,我让另外一位同学B从货梯到楼下的负二层,去找司机师傅对接。

在这个期间,我看到桌子上的一些东西慢慢地装到箱子里,或者说收拾好了,但是桌面上、地面的垃圾堆在那里,无人打扫与收拾,我觉得不应该这样,应该留下一个干净的桌面和地面,就像我们来的时候整洁。我把我的想法跟旁边的一位同事说,但是他却认为到时候会有清洁的阿姨来打扫的,我知道她不想打扫,也不想收拾我附和道,是呀,会有一个打扫的阿姨会来收拾的,那我们就把它堆在一起吧。其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内心也是无奈的,我能看出他不想再收拾了,我也不好说什么。我想让我等一会儿再收拾吧,这位同学不愿意收拾那,我就找别人。

那位B同学找不到司机师傅起初,不过后来他总算找到了,这个期间真的是很慌乱,我让另一位C同学去联系从货梯道去楼下停车场的B同学,但是这位C同学她心里不愿意,我明显能感觉出,我在安排这项任务的时候,内心的不不愿意,从他的脸上和语气可以看出来。是的,他是一位女同学,我想让他打电话,我看他在旁边没什么事做,但是没想到他却这么抵触我也是无可奈何,因为我身边真的不知道在找谁了。

大脑在疯狂的旋转着,内心也很慌乱,不希望出现疏忽。就害怕遗漏某个事情。

地下室的B同学找到了司机师傅,我很开心,大家一起把东西运到货梯再运到汽车上。这个过程我是看不到的,因为我一直在楼上组织大家往下运东西,其实在这之后我想因为当时如果让同学直接搬的话肯定不方便,我是让大家用孵化器的椅子去搬东西的,这样大家可以轻松一些,但是我当时按理说应该统计一下椅子,如果孵化器丢失了几个椅子的话,也是需要我们赔偿。

最后把自行车搬下楼,等电梯途中,我叫上另一个一开始就算同意我倒垃圾想法的同学D,和我一起把卫生打扫干净,垃圾到了,这种事情自己必须身先士卒。这个过程中电梯来了,同学C不知道在干啥,总之电梯又下去了,我也没说什么,反倒被问为啥没在这里等电梯。

因为我没去地下室,所以我不知道搬东西是什么状况,但是我们先头部队已经用孵化器的小推车把部分东西搬到了一层,后来小货车从地下室上来后,又在一层通过司机得推车把先头部队运来的东西搬上去了,让A同学和司机一起开着车去了新地方。

剩下几个显示器我们几个同学手里拿着就搬走了。趁着下雨淋了雨就林了吧。在路上同学C打来电话问我事情,我说不方便接电话,手里拿着个显示器又打电话,也淋着雨没打伞。问自行车不让搬上去得事情,说自己不想管了,我想了想应该是大家都上楼了,因为自行车不让推上去困在了一层,比较着急。

我们到了新楼得一层后,先和楼上的同学打电话沟通,让他们下来准备搬东西,看走货梯是否方便之类的,同时我也询问门卫得知卸货最近的货梯位置,把位置发给与司机师傅在一起的A同学,也就在这时小货车也已经进了新楼得院子里,我又去看了眼货梯,看有的同学已经准备好了就等卸货搬上去,心里甚是欣慰。

然而在这一切有条不紊进行的时候,自行车却很棘手,无法上去,我们,也包括同学C,与门外来回周旋,但同学C看样子已经不想管了,打电话给各boss问怎么办,然而似乎用处不大,发现还需要问对人,或者说找对人,办对事。这位门外需要得到谁的同意,那个人又需要我们这边谁打电话?这些问题弄清楚后,终于好了,我们这边的那个人预料这边要搬家已经上午跑路了,哎没办法,我们就给大boss打电话等等,最后办好了。

后面搬运也比较顺利。但我们上楼后,我想起我还被安排了网络的检查,我把这个事情交给了同学B,当时是卸货的时候,我说B,你先上楼把,把这个网络配置好,配置网络的师傅应该到了。就让他上去了。没想到吃饭的时候,还是出现了问题,我一开始以为是自己的问题,然而不是,发现是跑路的小boss上午装网线水晶头没检查,汗。然后就各种联系,找谁装,没想到同学A已经联系了。辛苦同学A了。

所以,我意识到以下几个问题:

  1. 公信力不够。个别同学不认可我是组织搬家的“总工”,或者说我指派对方做什么,对方不情愿,毕竟是平级,人家也不愿意听你指挥,即使你身先士卒,除非对方思想上认同;
  2. 个别事情没做好。没有提前了解新大楼停车地点,以及停车点最近的货梯位置等等。没及时安排网络负责的同学,因为当时我根本没时间去搞这个事情(当然这不是借口)。下次这些琐碎但重要的事情需要实现记录并确认,届时执行的时候按部就班就好(还是自己在组织管理方面能力需要提升);
  3. 及时安抚心态爆炸的同学……注意说话的态度和方式,或许可以得到更好的结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